天津穆氏花毽曾在奥运会上表演

天津市北辰区天穆村文化站,每到晚上总有一队少年练习踢毽子——普普通通的毽子,竟然能缠身绕腿,上下翻飞、翻转自如,让人眼花缭乱——这便是训练中的天穆村花毽队。

这支成立于1997年的民间队伍,培养出了全国踢毽冠军穆丹、马连旺等。2008年,天穆村花毽队受邀在奥运会比赛间歇进行表演,是当年唯一一支在奥运会赛场进行表演的民间体育队伍。

队伍的组建者穆瑞宽是穆氏花毽的第三代传人,他常年担任花毽队主教练。去年,已经76岁高龄的穆瑞宽,在生病期间仍旧每晚去指导花毽队练习,病重后对大儿子穆怀良的嘱托是“接手花毽队,将踢毽技艺传承下去”。老人去世后,本来一直拒绝被父亲拉到这条路上的穆怀良,成了花毽队的教练。虽然生意繁忙,但每周除周六外的每个晚上,他总要抽出两个小时指导队员,没有特殊情况从不间断。他话不多,在沉静中观察着这些父亲一手带起来的孩子,在沉静中怀念父亲。

穆怀良的父亲穆瑞宽是个爱玩、会玩的人,除踢花毽之外,钓鱼、养蛐蛐、养鸟,无一不会、无一不精。见穆怀良忙于生意,父亲常对他说:“宝贝,你要不会玩,这辈子可白来了。”穆怀良当时不理解父亲的话,如今年近五十,豁然开朗。

穆怀良从小就会踢毽,而且踢得相当不错。在前些年的一次花毽观摩会上,他创下了连踢1小时47分钟中间不落地的好成绩,观者无不为之赞叹。2000年,他参加全国农运会花毽比赛,获得个人规定动作第二名。

然而,穆怀良在很长时间内对花毽并不太感兴趣,他的踢毽基础完全是被“熏”出来的。他告诉记者,清朝光绪三年,他的曾祖父穆成亮从石家大院中几位踢毽的老先生那里学会了踢花毽技艺,回到村子后不断练习,并将技艺传授给儿子穆祥耀、孙子穆瑞宽。祖孙三人都痴迷于踢毽,经常聚集毽友,或传艺,或切磋,踢花毽慢慢成了天穆村盛行的一项运动。

穆怀良和弟弟穆怀杰从小就被父亲带着在家里“闷练”。在穆怀良的记忆中,踢毽在强身健体之外,还体现着父辈豁达的生活态度。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工厂停工,穆瑞宽组织人在村里的空地上踢毽。那时没有专业的鞋,他们穿着3元一双的“军跑”,照样玩儿得不亦乐乎。

上世纪70年代,穆瑞宽除了在村里踢毽,还去西沽公园、金钢公园、中山公园等地,和各处的踢毽高手交流,甚至家里为穆怀良结婚准备的婚房,一度都成了踢毽爱好者的活动场所。

那时,父亲想拉穆怀良一起玩,他总是拒绝,因为觉得踢花毽“不能踢出饭碗来”,他更愿意花时间打理生意。穆怀良说,他家从祖辈开始就酷爱运动。他的爷爷穆祥耀和后来闻名全国的游泳健将穆成宽那时关系极好,两人曾经一起参加上世纪30年代的天津万国自行车公开赛,穆祥耀取得了第二名,穆成宽第三。

穆怀良的父亲穆瑞宽是个爱玩、会玩的人,除踢花毽之外,钓鱼、养蛐蛐、养鸟,无一不会、无一不精。见穆怀良忙于生意,父亲常对他说:“宝贝,你要不会玩,这辈子可白来了。”穆怀良当时不理解父亲的话,如今年近五十,豁然开朗。

“人往前看,觉得以后的日子还很长,但回头看过去的几十年岁月,却仿佛一瞬间。所以现在我想通了,买卖多忙也要玩,要积极向上地玩。”穆怀良说。显然,对生活的豁达态度,和踢花毽一样,都是父辈留给穆怀良的宝贵遗产。

1997年,天穆村花毽队举办了一场高水平的联谊活动,请来了“四大名腿”,他们整齐划一的高难度动作,让穆怀良从艺术层面领略到了花毽的美感,不服输的性格促使他下决心开始练习。

天津市北辰区天穆村花毽队的组建,源于1996年穆瑞宽退休。突然闲下来,老人常喊“没意思”,穆怀良和父亲的关系极好,私下里甚至学着村里人喊父亲为“三爷”。于是,父子间有了穆怀良至今想起来都觉得温暖的对话。“三爷,听说您心情有点不好?”“老觉得空空的。”穆瑞宽拍拍自己的胸口说。“您以前总对我说,要自己哄自己玩,怎么轮到自己,反而忘了?”

出天穆村不远,是北运河。那次谈话后,在穆怀良的建议下,穆瑞宽每天早晨带着一只花毽,在运河边找平整、开阔的地方练习,很快吸引了一大批爱好者。

在父亲的盛情邀请下,穆怀良曾去北运河边观看。流淌的北运河、视野开阔的浅滩、绿意盎然的小树林、新鲜的空气、翻飞的花毽、神采奕奕的老人……此情此景,穆怀良不禁感叹“太美”,然而,穆怀良还是打定主意——不踢。

1997年,在郭景田、左玉宝、刘德鹏等踢毽高手的帮助下,穆瑞宽组建了天穆村花毽队。那之后,来学习踢花毽的,既有六七岁的孩子也有年逾古稀的老人,天穆村里、河畔边,到处可以看到踢毽的人们。之后,天穆村花毽协会成立,与天穆小学联合举办花毽培训班,坚持花毽传承“从娃娃抓起”。穆怀良说,天穆村花毽队能有今天的发展,与天津市天穆镇政府和天穆村的支持密不可分。

穆怀良正式决定练习踢毽,也始于1997年。那年,花毽队在天穆村举办了一场高水平的联谊活动,请来了包括“四大名腿”在内的众多高手。

穆氏花毽之前虽然也有一些花样,但那时总体以“不掉”为好。那次活动中,四大名腿压轴,他们整齐划一的高难度动作,让穆怀良从艺术层面领略到了花毽的美感,不服输的性格促使他下决心开始练习。起初,他在父亲的指导下练习,2001年拜“四大名腿”之一的邱明宽为师,技艺更为精进。

从穆瑞宽退休到去世前,他传授了近千人,其中包括穆晓萌、薛文娅、王楠、穆怀超、鲍帅等,他们在各种比赛中取得了优异成绩。特别是天穆村花毽队成立后,穆瑞宽担任主教练,撰写了《花毽八项基本功晋级考核规则》及毽谱提供给练习者,让他们有据可依。

“父亲踢毽有 拼命三郎 之称,退休后更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花毽上。家里经常聚集着二三十位他的毽友、队员,母亲准备这么多人的饭菜,没有一句抱怨。”穆怀良说,但凡致力于技艺传承的人,没有家人的支持,很难做成。穆怀良这些年虽然仍把主要精力放在生意上,但也常帮父亲做比赛前的准备、为队员购买服装、招待毽友等。有一年,他的妻子算了一笔账,说他一年中为此花掉了7万元,穆怀良当时都惊呆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穆瑞宽几次要求穆怀良接手天穆村花毽队,穆怀良一直拒绝。去年,当病重的父亲第三次郑重地向儿子提出请求时,穆怀良点头了。那一刻,他自己也说不清,答应究竟是因为传承的责任感,还是因为对父亲的爱。

父亲去世后,作为新任教练出现在队员面前的穆怀良,是沉默而严肃的。他每天到文化站看孩子们训练,倒上一杯水,看着父亲一手带出来的这些孩子,怀念着父亲,想的却是一定要让花毽队在自己手上发展得更好。

为此,除了更注重训练细节外,他还在天穆镇文化站站长于振坤的支持下开始尝试技艺与艺术的结合。于振坤是天穆村花毽队最早的支持者之一。花毽队成立后,他不仅为他们提供了训练场地,而且在今年专门为花毽队聘请了一位舞蹈老师,免费每周为队员上一节形体课,增加队员亮相和比赛时举手投足间的美感。

天津市北辰区天穆村花毽队招收与训练队员历来免费。花毽队有名气后,有人建议穆瑞宽收费,如今又有人对穆怀良提出这样的建议。穆怀良说,他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改变父辈义务传授这项技艺的传统,并且正在和于振坤商量,要扩大天穆村花毽队招收队员的范围。

中国首个专业毽球发布平台,中山明日毽球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运营,报道国内外毽球运动最新资讯、深入解读毽球人物故事、解析花毽、毽球知识,打造毽友间交流、互动、分享的权威新型平台以及毽球运动及周边专业运动装备的商城服务,致力于毽球这项全民健身运动的推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