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冬奥会火了冰壶、冰球能否成为下一个“滑雪”?

刚刚结束的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决赛中,中国选手谷爱凌夺得金牌。这枚金牌,是中国在本届冬奥会获得的第三金。

时间倒回一周前,北京冬奥会开幕的前两天,本届冬奥会混双冰壶小组赛率先拉开了帷幕。

让人眼前一亮的是,中国队以7比6的成绩战胜瑞典队,冰壶比赛喜迎冬奥会开门红。随着冬奥会首场比赛的打响,冰壶这项传统冬奥会项目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据央视财经报道,1月以来,冰壶搜索量同比去年上升310%,冰球搜索量上涨130%。而在此之前,普通人对冰壶的印象绝大多数还停留在“用刷子刷冰”的阶段上。

整体来看,冬奥会的项目均以“冰”“雪”为主题,可以分为滑冰、滑雪、冰壶、冰球四大类。但冰壶、冰球由于场地、器材、设施等原因,长期以来都是一门小众运动。

小红书发布的“2022十大生活趋势”显示,冰雪运动的热潮从去年延续至今。去年,平台“滑雪教程”的搜索量同比增长100%,目前滑雪相关笔记已超过49万篇。相比之下,冰球有3万多篇相关笔记,冰壶只有1万多篇相关笔记。

事实上,回看如今的滑雪、滑冰热,这些运动也经历了从小众变大众的过程。尤其是滑雪,最初也被看作是奢侈、小众的运动项目。但随着国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全民健身意识的增强,滑雪也逐渐变为受到更多人欢迎的大众运动。

需要明白的是,滑雪走向大众化,更多是依托于滑雪场的发展。国家体育总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初,全国室内外滑雪场共计803个,覆盖29个省市区,较2015年增幅达41%。

这也意味着,冰壶、冰球想要从小众走向大众,场地的普及是首先需要攻克的难题。在冬奥会的热度之下,冰壶、冰球短期内会受到大众的关注,但想要成为一项大众运动,还需要解决资金、场地等现实问题。

在本届冬奥会第一个比赛日,“中国冰壶混双开门红”便登上了热搜。截止目前,这个线亿次的阅读,讨论次数达到了1.9万。

一直以来,冰壶都算得上是一个小众项目,运动员对着一个“石墩墩”不停地刷刷刷,是普通人对冰壶运动的初印象。

事实上,有“冰上象棋”之称的冰壶起源于14世纪的苏格兰。1795年,第一个冰壶俱乐部在苏格兰创立。1927年,加拿大举行了首次全国性冰壶比赛,冰壶于1955年传入亚洲。1924年冰壶作为表演项目被纳入第一届冬奥会。1998年正式列入冬奥会比赛项目。

回到国内,2000年,中国第一支冰壶队——哈尔滨市队成立。2003年,中国成立第一支国字号队伍,同年中国冰壶队加入世界冰壶联合会。2004年10月,中国成立中国冰壶协会。

有趣的的是,冰壶运动获得关注后,“冰壶民间分会场”应运而生。抖音平台上,有网友拿出锅碗瓢盆当冰壶,拖把当冰刷,在室外冰场上开展了所谓的冰壶娱乐活动。

前不久,北京某冰壶馆负责人在接受央视财经采访时表示,除了专业冰壶队的训练基地,已经有几十所学校的中小学生参与冰雪的实践,冰壶馆的个人会员数也呈现井喷式增长。

和冰壶一样,另一个在本届冬奥会获得关注的项目便是冰球。本届冬奥会第二天,中国vs捷克的女子冰球小组赛,拉开了冰球比赛的序幕。

要知道,冰球虽然起源较早,但女子冰球在1998年才被正式纳为冬奥会比赛项目。而男子冰球则在1924年便加入冬奥会。

从专业性上看,冰球的速度感,是其他运动都无法比较的。因为是在冰上滑行,运动员的速度、冰球的球速,比足球、网球都要快,号称世界上速度最快的团体项目。

而在目前进行的冬奥赛事中,我国运动员在冰壶、冰球上虽然没有拿到十分亮眼的成绩,但也实现了在此类小众项目上的突破,并且成功“出圈”。正如中国冰球队总教练伊达尔斯基所言,“我们从头到尾都在以硬碰硬,并勇夺一分。所以总体来说,我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结果。”

当前,随着在冬奥会的出圈,冰壶、冰球这类小众冰雪项目也走到了大众的面前,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并吸引更多人参与到冰雪运动中。

之前从未关注过冰壶、冰球比赛的超越趁着春节假期,把这两项运动好好研究了一番。“看比赛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能找到冰壶的平替,那我将来就可以和朋友一起玩了。”超越告诉连线Insight。

需要明白的是,想要找到冰壶的“平替”并不容易,这也是冰壶项目长期小众的原因。

将时间线提前,冰壶虽然历史悠久,但直到第18届日本长野冬奥会,冰壶才成为正式的比赛项目。冰壶混双比赛,更是在上届平昌冬奥会上首次亮相。而这些都是冰壶长期以来被称为小众项目的原因。

央视财经报道,高端赛事所使用的冰壶,一只售价就可能高达1万元。国际赛事中,一套16只冰壶的售价最高可达18万元。究其根本,冰壶高昂的售价和材料与制作工艺有着必然的联系。

具体而言,冰壶的主要原材料为普通绿石和蓝色磨石,分别用来制造壶身和壶底。这是两种花岗岩,具有不含云母、硬度高的特点。更关键的是,这类花岗岩目前只在英国苏格兰地区出产,物以稀为贵的说法便在冰壶身上印证。此外,这类花岗岩在低温环境下的抗撞击能力是普通花岗岩的三倍,这正是低温冰壶比赛所需的重要条件。

而在制作工艺上,一只40斤的冰壶要经历开采、塑形、抛光等多个环节。在这些环节中,除开采以外,其他环节全部都需要手工完成。生产一套冰壶需要5名熟练工人耗时3天才能完成。据新华社报道,目前世界上只有三家公司可以制作出高质量的冰壶。

不得不承认的是,稀有的原材料、复杂的制作工艺,都让一个小小的冰壶“价值不菲”。

除了冰壶本身的成本,冰壶这项运动对于场地的要求也很高,这也提高了冰壶运动的参与门槛。

与其他冰上项目相比,冰壶对冰面的要求更高。冰壶场地需要用纯净的蒸馏水浇制,对于场馆内的湿度、温度也有严格要求。只有保证了水的纯净程度,才能使冰壶在冰面上顺畅滑行。而为了提高冰的质量,有时还要在蒸馏水里添加其他材料。

和冰壶一样对场地有极高要求的运动便是冰球,可以说中国不缺冰场,但缺专业的冰球场。目前,即便是一线多块专业冰场,且都位于五环外,距离市区很远。而在上海,只有4块可以举办冰球比赛的冰场。

初学者从首次上冰到能参加比赛,需要两年,这是典型的“童子功”运动。根据美国冰球协会(USA Hockey)的青训大纲,推荐的入门年龄是6岁以下。这意味着,学冰球的孩子通常处于生长发育期,头盔、球服、冰刀等冰球装备一两年就要换一次。第一财经报道,这样一套装备价值上万元,同时2000元左右的球杆,每年要换8至10根。

上海世纪星滑冰俱乐部的冰球教练负责人曾向第一财经表示,一对一训练是初学者的主流培训方式,每个课时500元,一周3至4个课时,一年下来,课时费就在10万元左右。

同样的,想要成为赛事级冰壶运动员难度同样不小。在比赛中,想要投出符合战术要求的冰壶,运动员们现场就要用物理公式计算、模拟,这对运动员的脑力、眼力、体力的要求都很高。

无论是高昂的造价、装备,还是稀缺的花岗岩和场地,都在向外界证明这类小众运动的“贵族血统”。当然,市场也在期待,本届奥运会结束后,冰壶、冰球等运动能否“飞入寻常百姓家”?

2015年,北京冬奥会申奥成功。2018年,“三亿人上冰雪”的实施纲要正式施行,到了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成功举办,已经带动了各项冰雪运动的热度。

国家体育总局印发的十四五体育发展规划预计,到2025年我国体育产业总规模将达到5万亿元。

实际上,三亿人上冰雪的运动,增加了消费者的参与感,随之而来的便是消费者持续的消费行为的改变。这一点,已经成为发烧友们“白色”的滑雪更有发言权。

在北京某央企工作的冲冲,因为疫情的管控已经两年没回家过年了,这也恰好给了她充足的滑雪机会。“这两年一到冬天,我就约朋友去滑雪,其他活动基本约不上我。”冲冲告诉连线Insight。

从微博、小红书和朋友圈里,也能感受到冰雪运动日渐走高的热度,滑雪已经成为当代年轻人娱乐休闲的方式之一。零下二十度的雪场,专业的设备、靓丽的滑雪服,俨然成为年轻人新的“社交货币”。

从地域上看,冰壶、冰球等在北美、加拿大等地区是个大众且具有商业价值的运动。

以冰球为例,在北美国家冰球联盟(NHL)与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是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之一。每支NHL球队仅凭借电视转播,每年便可从联盟获得8000万美元的收入。

对比来看,中国南北跨度之大,由于气候原因,中国的冰球人口之前集中在东北地区,整个国家的注册运动员只有约1万人。

一份中国冰球协会的内部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国内练习冰球的家庭,97%在一线万元以上。这也意味着,想要让贵族运动变成大众运动,对成本有着极高的要求。

而在场地上看,正如上文所言,国内冰壶、冰球的场地还有待成熟。此外,一个赛事级冰壶少则几万元,多则十几万元。高昂的制造成本和使用成本让普通人望尘莫及。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冰壶虽贵但是一次性投入,但利用率很高。正如制冰大师汉斯·乌斯里奇所说,“一只冰壶能用一辈子”。

与此同时,为了降低冰壶、冰球等运动的门槛,让小众运动走向大众,市场也在积极应对。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冰壶馆的数量已经逐渐增多,除举办赛事外,冰壶馆推出的体验基地、冰壶俱乐部等新业态,也成为冰壶走向大众化的新路径。

值得关注的是,像旱地冰壶这种对场地要求较低的运动,成为创新型冰壶运动。旱地冰壶是冬季奥运会项目冰壶的普及版,装备和规则与冰壶相似,可以让普通人在无冰的条件验冰壶运动。在美团App上,价值198元、188元等旱地冰壶成为公司团建、高校学生素质拓展的新选项。

据新华社报道,北京某冰壶店负责人表示,从过年期间的场地预订情况来看,今年一个新变化是家庭客户的比重明显增多。”作为冬奥会中国的首战项目,有家长在年前就带孩子体验了冰壶运动,“为迎接冬奥会做准备”。

另一方面,作为一项从娃娃抓起的运动,北京推出了多个青少年冰球运动的扶持政策。2019年,北京有61所中小学被纳入冰雪特色学校,其中许多名校的特色就是冰球。根据中国冰球协会的数据,2016年至2020年,全国冰球人口从38.2万增至69.2万。

在冬奥会的背景下,资金、政策的投入,让冰壶、冰球等小众运动逐渐走到台前,但最终能坚持下来并成为顶尖选手的终究是少数。

更重要的是,冰壶、冰球这类运动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和滑雪、滑冰还不在一个量级之上。截至目前,仅“滑雪”线倍之多。

这也表明,这个冬天过后,冰壶、冰球这类小众运动能否和年轻人的兴趣共振,进而走向大众,还是个未知数。而想要真正的成为大众运动,还需要在场地搭建、人才培训等多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