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会温籍播音员林奕谷 我用英语说垒球

  北京奥运会通过服装颜分工作人员身份,奥运工作人员穿“中国红”、志愿者穿为“青花兰”、技术官员的服装则是“长城灰”。林奕谷告诉记者,从8月1日开始,她就是穿着大红色的工作服每天过着“上班族”的日子,早上8时到场馆打卡上班,晚上6时下班。奥组委对工作人员的要求非常严格,平常要检查出勤率,一个月内3次迟到或早退就要进行处罚。志愿者在这方面的要求就要相对宽松一些。林奕谷笑了笑,当一名奥运工作人员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呀。不过相比志愿者,像林奕谷这样的工作人员也有志愿者所没有的“优待”,他们都可以拿到福利和工资。

  北京奥运会的垒球比赛于8月12日至21日在北京丰台体育中心垒球场举行。在比赛中,分别有中、英、法三种语言进行现场播报,林奕谷就是垒球场馆的播音员之一,她在这10天的比赛里担任垒球赛事的现场英语播音工作,与中文和法语的播音员一起通过音频即时向现场观众通报各类信息。

  林奕谷说,虽然仅仅是坐着播音,但是工作强度绝对不小。奥运开始前,她每天从8时半到17时半都要不停地练习不同的播音脚本。几乎每个脚本她都要读得滚瓜烂熟。“正确发声靠的是腹部运气,有时候一场比赛播报下来,肚子运动量大了就感觉特别饿。下班回宿舍只想倒头就睡。”

  去年测试赛开始后,林奕谷的压力就很大了。因为工作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中,和她搭档的几位同学不是感冒就是发烧,幸好林奕谷的自我调节能力比较强,才没有生病。“有时候真希望奥运会赶快结束,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实在很乏味很疲惫。不过,一想到自己的播音能让观众更好地观看比赛,我就感到很欣慰。”

  说到入选奥运垒球英语播音员的经过,林奕谷言语之中就充满了自豪,她觉得这和她平时的学习和积累分不开:“当然,机会也是我努力争取来的。”

  在此之前,多才多艺的林奕谷在大学期间获得了“第二届全国电视主持新星风采展示活动‘小金话筒奖’主持大赛”大学成人组一等奖,并曾作为埃及、伊朗等国驻华大使和澳大利亚费斐市市长的中英文翻译。2006年底,北京奥组委来到中国传媒大学招播音员。按规定,只有大二以上的学生才有资格参加北京奥运会现场播音员的选拔,而林奕谷那时还仅是一名大一学生。最终,她因为自己的超强的能力被破格允许参加选拔,并最终入选。“我对自己有信心,于是就向老师毛遂自荐。谁知道老师们竟然非常支持我,给了我这个机会。”

  奥运会场馆播音员比普通播音员的要求更高。在选拔考试的时候,奥组委给每个人发了一份比赛讲稿,并要求每人录一段样带,最后他们从中挑选出比较满意的声音,再根据声音高低、音色等多方面分配比赛项目。“我听说北京奥组委在选拔的时候比较喜欢男声,男女比例大概在2:1左右,很多女同学在面试时都被刷了下来,我的声音不象一般女生那样尖,而且拥有男声的大气,所以才能‘杀出重围’。”

  入选后,林奕谷被分配到垒球场馆。起初一听到这个消息,林奕谷是“又喜又忧”——用英语播音完全没问题,但是对垒球项目却基本不了解。现场播音不仅要在比赛开始前向观众讲解垒球项目的历史、特点、比赛规则以及观众观看的注意事项,还要在比赛中即时介绍运动员比赛的具体情况和比分。对于垒球知识几乎等于零的林奕谷来说,这是一份充满挑战的工作。

  林奕谷随即开始恶补与垒球有关的知识。她利用课余时间,去图书馆、书店或上网找来很多垒球方面的相关书籍、垒球比赛的VCD,认真地学习和揣摩,并且分秒必争地苦练“嘴上功夫”。北京奥组委也安排他们进行特训,专门请来了垒球专家和前国家队的运动员授教讲课。经过近一年的培训和学习,林奕谷从一个垒球项目的门外汉,变成了可以独立用英语流利解说一场赛事的“行家”。

  2007年,在“中国银行杯”国际女子垒球挑战赛上,林奕谷初试“牛刀”,担任英文播报员及开幕式英文主持人,成功地完成了任务。比赛结束后,北京奥组委的一名官员特地表扬了林奕谷,激动地拍着她的肩膀赞扬她能干。“那次比赛其实就是奥运会的‘模拟战’。那次‘实战演习’对我来说是个考验也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女儿让我们一家都觉得自豪,不管是在现场还是在电视机前观看垒球比赛,都会感觉多了几分亲切,我们都很支持她去做这件事。”林奕谷的妈妈显然很开心。为了支持林奕谷,林爸爸、林妈妈以及林奕谷的弟弟8月初就飞到北京去了,一直陪着她直到奥运会结束。林爸爸还是特地向单位请的假。8月4日,林奕谷利用休息日带着全家人一起去逛京城。

  林妈妈说:“她连续两个暑假都没回过温州了,寒假也只回来呆了几天,我们都很心疼。不过,她有这个能力为奥运出一份力,我们都告诉她应该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既然她回不来,那我们就亲自过去给她打气好了。”林奕谷说,“能够参与奥运会,获得一次不平凡的经历,我心满意足。我相信,在我的人生记忆中在奥运赛场当播音员将是美好、光彩的一笔。”周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