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远在天涯!——盘点甲子园被出场辞退的学校

昨天晚上惊闻京都国际因为扩大染疫的原因出场辞退,改由近畿地区第一顺位的候补校近江递补。虽然去年京都国际去年春甲以黑马之势第一次打进春甲的时候,因为他们奇葩的韩语校歌、万岁式跑垒、几次在一垒误判得利没少被群嘲,但是在接下来的夏甲比赛中,京都国际却是用让人信服的投打表现一路杀进四强。算上这一次春甲出场,连续三次打进甲子园的京都国际算得上是一张崭新的老面孔了。森下瑠大和平野顺大两位左右投ACE也常常被投射到青道小双投身上,虽然我也很期待看到山田投手继续在甲子园投手丘上弥补去年的遗憾,但是对于京都国际,还是觉得有点惋惜。

查了一下甲子园历史上的出场辞退,竟然意外的少。94届春甲只有13次12校(浪华商独占2次),103届春甲只有5次6校(有一次比较奇葩的随后详细说)。今天比赛因为下雨顺延了,所以就干脆做一个小小的调研吧。

春甲采用的是选拔机制,通常来说在各个地区凭成绩取得资格的学校在上一年10月就已经明确了可以出场。

也就是说,从决定出场到春甲开幕差不多有2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发生出场辞退的状况就会比夏甲多。

Ps:从10月份到1月份就爆出不祥事的学校直接就被取消资格了,所以算不上出场辞退,比如今年的日本文理。

春甲历史上第一个被出场辞退的学校是浪华商(现在是大阪体育大学浪商高校),这是一所春甲2次优胜、3次准优胜,夏甲2次优胜,国体2次优胜的古豪学校。第一次出场辞退具体经过已经不可考,但总之是因为经营纠纷造成了刑事案件,学校还引发了火灾,因此被出场辞退,递补出场的是中京商(现在是爱知县的中京大中京),并打进四强。

春夏甲通算有2次被出场辞退经历的也就只有浪华商一所高校,真·浪啊!所以把两次放在一起写吧,这一次是因为普通学生的恐吓事件,导致棒球部被牵连,被出场辞退,还是挺无辜的。

在早些年的时候,即使不是棒球部发生了不祥事,只要是学校层面,棒球部都会受到牵连,梦想化为泡影。

现在更名为大体大浪商的原·浪华商是一所可以直升大阪体育大学的高中,除了棒球部之外,还有其他各种运动社团,手球部也是拿过全国优胜的强校。值得一提的是,大体大浪商是日本40多所有女子硬式棒球部的高校之一。

他们的棒球部在大阪这样的激战区,最近很难打出来。离甲子园比较接近的几次是2014年打进大阪大会八强,准准决赛输给PL学园;2015年打进大阪大会决赛,决赛输给偕星学園,距离甲子园只有一步之遥。

門司東(现在的门司学园)的出场辞退甚至显得有点无厘头,当他们历史第一次取得甲子园入场券的时候,校长大手一挥,说棒球部的13名部员可以不用参加期末考试了,去合宿训练去吧。

本来到这里也没啥,最后事情被捅出去也是相当无厘头,在3月下旬甲子园马上开始的时候,有个记者在坐电车的时候听到旁边两位门司东的学生闲聊,提到了棒球部免除期末考试的事。结果这个“多管闲事”的记者把这篇文章炮制成了社会版头条。当天九州地区高野连召开紧急理事会,把他们劝退了,由长崎商递补出场(打进了8强)。这时候门司东棒球部已经到达兵库县的宿舍了。

当年门司东的ACE是后来加入南海队的宅和本司,他在入团第一年(1954年)就以26胜9败,防御率1.58,15场完投,5场完封的成绩拿到洋联历史上首个投手三冠王(勝投王、三振王、防禦率王),如果当年门司东没有被辞退的话,甲子园的投手丘上说不定会升起一颗巨星。

非常令人惋惜的是,这也是門司東唯一一次甲子园“出场”经历。在此之后,門司東再也没有哪怕接近过甲子园。2009年3月,福岡県立門司高等学校閉校,在毕校式之后的恳亲会上,校方向宅和投手以及其他棒球部OB发送了带有歉意的功劳奖,然而他们最终距离甲子园差了一张期末考试卷。

寺爹在漫画里都画了,就算是拿到甲子园入场券,也还是要参加考试的好么,哪怕像今年偏差值20多的克拉克一样走个过场呢……

高知商这次没什么可说,棒球部的部员对其他学生发生了暴力行为,自己造成的行为自己承担后果。可以说是历次出场辞退学校里最“咎由自取”的了。爱媛县上一年度的夏甲代表校县立今治南高校成为递补校,但是一回战4-5输给大谷,连续两年参加夏甲、春甲仍然没有取得一胜。不过他们在2年后再度打进甲子园,一回战3-0战胜鹿沼农商,在甲子园留下了校歌。

津山商在甲子园的出场就颇有传奇经历,当时能够代表冈山县出场的甲子园代表,全都位于县南地区(包括春甲优胜校冈山商)。因为冈山县北部位于山区盆地,气候恶劣,气温很低,津山商为了成为县北校甲子园代表,制定了3年计划,从初中生中募集有志向加入弱队改变县北地区命运的选手,并且从当地缝纫工厂找来了前棒球选手横山老师当监督。他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1966年他们取得了秋季冈山县优胜,却在接下来秋季中国大会上,全员遭遇食物中毒,经过了艰难的战斗终于打进了4强,拿到了暌违的甲子园门票。

可是,全棒球部三年的努力,却因为应援团的暴力行为被践踏了,津山商被出场辞退,递补的是冈山南部的仓敷工。当年的主将、球队捕手芦田一美在50多年后的今天,接受采访时仍然会面对记者哭泣流泪,虽然他毕业后加入旭化成社会人队,引退后也一直在担任当地软式棒球的指导者,终其一生没有离开棒球,但是他的甲子园梦想,还是没有实现。

更让人惋惜的是,津山商的那一张没有兑现的甲子园门票,也是冈山县北地区最接近甲子园的一次。时至今日,冈山县北的学校再也没有打进过甲子园。

1971年前后的北海高校势头非常猛,上一年他们作为南北海道代表打进夏甲,秋季赛又一路破竹拿到了春甲门票。虽然在3月13号发生了普通学生的暴力事件,但是北海高中却并没有向高野连请辞,而是按计划乘船驶向青森县。可是就在当天的晚报上,2年级学生殴打3年级学生的新闻被大肆报道,一夜之间风评突变。

就在船接近青森县的时候,藤田英雄监督接到通知,要求他们直接掉头返回函馆。当时球儿们已经收拾好行李,站在甲板上列队准备下船了,藤田监督也只好走上甲板对他们说“回来吧”。不知道这算不算距离梦想最接近、也最遥远的一次。

当时的ACE三和清春说,他们是在船上才看到的消息,一直想着是不是只要船顺利抵达青森县就没问题了,在被叫回来之后,整个返程的路上,所有的人都在哭(「涙のUターン」),以为接下来的一年会被禁赛。

幸运的是,北海队因为请辞春甲,没有受到禁赛的处罚,被允许参加当年的其他比赛。球儿们克服了打击,从春季开始一直到夏季北海道大会,他们在公式赛中打出15连胜的好成绩,漂亮地拿到了当年夏季甲子园的门票。

1974年的门司工(现在的丰国学园)在秋季大赛上取得了九州地区优胜,毫无争议地拿到了春甲门票,这是他们在大正时代(彼时是丰国中学)以来时隔55年再次打进甲子园。然而,就在开幕式前一天,3天前在北九州市爆发的侵入住宅案件被破获,嫌疑人是门司工的两名学生。当时,所有的选手们都觉得在案发时候,我们甚至已经不在九州了,应该不会受到牵连吧,但是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高野连以禁止他们参加夏季大会为由,半强迫地让他们请辞了。

作为递补校的长崎县佐世保工高校在比赛日第三天就要和东海大会优胜静冈对战,因为事发仓促没有准备,他们毫不意外地输掉了这场比赛。

因为当时的选拔标准是“校风、品位、技能都适合高中棒球”,以现在的角度看,或许是过分严格了。

门司工赌上胜负的夏天在1/4决赛中地11局延长赛上0-1落败,这是他们夏季47局比赛的第一次失分,也是整个夏天乃至整个青春的终点。

当时的ACE藤原诚二毕业后进入国士馆大学,随后成为电力东京的社会人球员,退役后虽然兜兜转转也成了社畜,但始终没有放下棒球,现在是社会人东京都棒球联盟的理事。他说只要回想起当年踏上甲子园却又无功而返的苦,就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

1983年北海道秋季大会四强的学校分别是函馆大有斗、砂川北、驹大岩见泽、室兰大谷,选考委员会在对进入决赛的两支球队函馆大有斗和砂川北的比较中,选择了函馆大有斗,砂川北作为第一顺位递补校。不过函馆大有斗在不祥事没有披露出来之前,就主动请辞了,由砂川北递补,一回战输给了PL学园。

因为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没办法判断学校的决定是过于保守了还是恰当的,不过函馆大有斗在一年后的夏甲以及再下一年的春甲,又如愿打进了甲子园。

1986年关东地区秋季大赛之后的选考其实是非常激烈的,因为这几年关东代表在全国的成绩都不错,所以关东地区推荐了19所学校竞争4个选拔名额。关东地区秋季赛优胜和准优胜的甲府工和东海大甲府没有争议地当选,第3位入选的是球风爽朗明快的栃木国学院,最后的名额在东海大浦安和常总学院之间产生,争论非常激烈。当时常总学院的ACE是日后在NPB登板14年的岛田直也投手,但是东海大浦安有全队0.379的打率。或许是因为常总学院在3年前才刚刚创校创部,彼时还是查无此校的缘故,选考委员会把最后的名额给了东海大浦安,常总学院作为候补。

不过赛前东海大浦安爆出引退选手的暴力事件被出场辞退,递补出场的常总学院虽然一回战败退,但是他们在夏季也打进了甲子园,并且一路打到决赛,最终2-5不低PL学园。

后来的常总学院成为了甲子园常客,并且春夏甲都取得了优胜,岛田直也在进入北信越独立联盟后被火腿队慧眼选进NPB,退役后成为常总学院监督。而东海大浦安现在倒是籍籍无名,变得查无此队了,这都是后话。

神戸弘陵的这一次出场辞退,说冤也不冤。本来就排在天理、PL学园等近畿豪强之后,选拔顺位靠后,后面被发现部员吸烟,可以说是毫不珍惜得来不易的机会,尤其考虑到他们前两年都是春甲出场校,也就是说那些打完春甲的学长,引退了一抽烟,把学弟的努力给葬送了,就这么回事。

但是这一届比较奇葩的地方在于,近畿地区优胜的大阪名门上宫,在选拔结果还没发表的时候,就主动请辞了,原因是棒球部前教练殴打游泳部的队员,被队员的父母起诉,所以学校决定主动请辞。据说当时的教导主任在所有棒球部部员面前下跪了。

也就是说,这一届近畿地区出现了两起不祥事,但是本来作为第二候补的育英居然连克駒大岩見沢和广陵,一路打进了八强,近畿势好可怕!

说句题外话,神戸弘陵虽然之后男子棒球部没有特别亮眼的成绩,但是她们的女子棒球部拿到了去年历史性的甲子园优胜哦!

甲子园常客敦贺気比也上榜了,作为秋季福井大会优胜、北陆大会优胜、神宫大会准优胜的名门,当年毫无争议地以冠军候选身份进入春甲,因为棒球部选手无照饮酒驾驶引发交通事故,毫无争议地被辞退了。

递补出场的富山县代表高冈一高春甲初登场,并且这是富山县第11次打春甲而已,某种程度上说,高野连算是劫富济贫,撸下去一个县霸,把机会留给相对较弱的县了。

2004-2005年,驹大苫小牧取得了两连霸,在2005年秋天田中将大一代时,鼎盛的驹大苫小牧席卷了北海道大会和神宫大会的优胜,目指春甲优胜中。结果爆出一系列丑闻,包括2005年夏甲优胜成员在内的引退选手聚众吸烟饮酒,前棒球部长的暴力事件等等,田中将大这一代的现役选手无奈背锅。

不过夏天驹大苫小牧还是克服了不良影响,在南北海道大会中取得优胜,杀进甲子园并打进决赛,接下来就是大家都知道的,百年甲子园TOP1的比赛,手帕王子斋藤佑树的人生巅峰,驹大苫小牧不低早稻田实业,夏甲三连霸梦碎。

和春甲相比,夏甲出场校从各县大会打完决出代表到全国赛的时间往往很短,所以出场辞退发生的情况也比较少,在去年因疫情辞退的2所学校之外,只发生过3次。

没有不祥事,只是新泻商的选手在出发前病倒,凑不出9个人的队伍,所以只能申请弃权。并且因为事发突然,就算通知递补校前来参赛也赶不上举办时间,所以这一届大赛就减少了1支名额,以16校打完了比赛。

严格来说,这不能算是出场辞退,是弃权;而且,高校球儿们在甲子园打比赛,还要等到2年之后呢,那时候是在鸣尾球场打全国高中生棒球比赛。

同一年两所学校被出场辞退再度上演,而且过程超级抓马。在1939年的东京预选赛决赛上,帝京商(现在的帝京大学高中,不是帝京高中哈)9-6击败日大三高,拿到了进军甲子园的门票。

结果日大三高反手一个举报,说帝京商的队员中有没有登记的选手,高野连一查证,不光如此,帝京商甚至还让他们初中部的小孩,穿上制服坐在队员席里。

你以为这事到这儿就算完了?帝京商反手也是一个举报,说日大三的队员里也有没登记选手啊,凭啥罚我不罚他?最终日大三也被取消了资格,由准决赛输给帝京商的早稻田实业递补参赛。

另外,你们知道那个初中就穿着高中制服坐在队员席里的是谁么?是日后在NPB登板525场,拿下215胜的传奇投手、名人堂成员杉下茂啊!1925年9月出生的他,在坐进帝京商队员席的时候,还不满14周岁!

帝京商倒霉催的经历就这么结束了么?没有!1941年他们再次拿到东京地区优胜,然后因为大家都懂的原因,那一年的甲子园中止了。1969年他们在秋季东京大会拿到准优胜(和药师一样),选考委员会推荐他们的时候,你猜怎么着?帝京商因为火灾把资料烧毁了……

没有实现甲子园夙愿的帝京商在1989年平成元年废除了硬式棒球部。他们通算的夏季东京大会总计成绩107胜42败,优胜2次,准优胜3次,4强5次,8强4次,从来没有打进过甲子园……

算了,现在的帝京大高,已经是偏差值68的都内有名进学高中了,甲子园这种事,就交给他的兄弟帝京高校好了……

新泻上的因病弃权和东京都两校的骚操作如果还算是意外的话,明德义塾完全就是有预谋地在隐瞒。此前明德义塾已经连续7年打进夏甲,当时队内爆出高年级对低年级的暴力行为以及集体吸烟被发现,马渊监督在7月份就已经知晓,却试图向高野连隐瞒,还是带队打了夏季高知县预选赛并且取得优胜。

不过在取得优胜之后,被低年级部员的父母告发,不但甲子园被出场辞退,高知大会的优胜也被取消。

其实从以上的例子可以看出,除了少数的几所高中是因为棒球部出现不祥事被出场辞退,还有好多根本就是无妄之灾。所以近几年对于不祥事的问责对象也不再扩大范围,例如2008年6月龙谷大平安出现了2年级部员的内部暴力事件,但是禁赛处罚只针对2年级队员,3年级队员仍然获准参加了7月的京都大会。

以及2020年春甲预定出场的全部32所等同于被出场辞退的学校,还有2020年夏天在县独自大会上取得优胜却连出场辞退机会都没有、在一开始就被告知没有甲子园之夏的49所学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